昨天晚上的女足亚洲杯四分之一决赛,中国女足对阵越南,虽然两支球队存在实力的巨大差距,使比赛的悬念基本消失,但是当我看到手机上报出的中国女足开场十分钟0:1落后的比分时,也不由得打开电脑进行关注。

一,咪咕低估了球迷的爱国热情,也高估了中国印度的女足国家队交锋的吸引力。

同时进行的四分之一比赛,只有中国女足的比赛选择收费,我们只能理解为纯企业行为的谋利。

企业行为无可厚非,但是咪咕选择的收费时机明显有问题,咪咕明显低估了球迷的爱国热情,也高估了中国印度的女足国家队交锋的吸引力。

一个女足比赛,还是亚洲杯,哪怕有中国女足加持,它的吸引力还是聊胜于无,像我,马上就选择了斯诺克德国大师赛,虽然它也是咪咕,虽然直播间人气不旺到门可罗雀,虽然因为颜丙涛的状态低迷,赵心童的神准和对好兄弟不留情面,半场就取得4:0,使悬念基本消失。

基本上,我可以肯定的是,咪咕明显是在拿女足亚洲杯进行直播收费的观众压力测试。

测试结果已经可想而知,选择这个测试,因为测试样本的低劣,主导者的智商肯定没有达到三位数。

前些天的CBA联赛,忘记是哪一场比赛,在比赛的半场休息即将结束,第三节比赛即将开始的瞬间,转播CBA的咪咕体育出现了转播事故:

咪咕CBA的解说嘉宾,前中国篮球第一翻译郭维盛的聊天声音成为话外音:现在的半场休息为什么没有广告,是CBA没人看,市场变小了吗?

事实上,本赛季的咪咕CBA转播,相对于卡顿不断的上赛季,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

不得不承认的是,本赛季的CBA联赛,因为疫情,因为第一阶段的全华班,因为外援质量的下降,因为被国家队比赛日导致的长时间割裂,比赛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当他们遭遇NBA之类的强势资源的竞争之后,关注度已经大大下降。

2019年9月,NBA与腾讯达成续约协议,2020-2025年这个新周期内,中国大陆的NBA数字媒体版权将继续留在腾讯,合约金额为5年15亿美元,差不多是上个五年周期的三倍。

随后2019年10月5日的莫雷事件,NBA遭到了体育频道的停播,但是,腾讯NBA逆潮流而动,仍然坚定地选择会员涨价。

腾讯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那就是凭借对于优势资源的垄断,进行着过于溢价的销售。

第一,NBA对于自己明显自视过高,中国市场的NBA数字媒体版权的下一份合同,肯定会是更加不合理。

第二,腾讯过于难看的吃相,导致了腾讯的口碑降至冰点,球迷仿佛回到了边吃边骂的计划年代,在这个市场经济的今天,出现这样的事情,也算是奇葩一朵。

第三,盗版愈发横行,腾讯甚至在节目上频繁鼓励球迷收看盗版可耻,但是NBA受众的年轻化和学生化,使相当多囊中羞涩的球迷选择盗版,哪怕盗版的收视质量确实是维度级别的感受下降。

我们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果体育频道复播NBA,腾讯NBA的收视会面临报复性的坠崖式下跌。

东京奥运会,基本上可以理解为咪咕体育的豪华亮相,咪咕凭借着对奥运赛事的全面覆盖和重金聘请的解说天团,一战成名。

在乐视,PPTV,爱奇艺和腾讯之后,又一个新的野蛮人杀入了中国的网络体育直播江湖。

现在的咪咕体育,已经拥有了从欧洲五大联赛,足球世界杯,欧洲杯,奥运会到CBA在内的大量体育赛事资源。

从咪咕体育赛事的从三大球到其它赛事的扩张,我们就知道咪咕与前浪们的明显不同,他们的野心其实很大。

虽然咪咕把东京奥运会自己的成功,理解为532的商业模式,那就是5G,超级视频体验铁三角和线上线下双向传播渠道。

从长远来说,体育直播平台从弱版以到强版权,从纯版权向全内容转型,从广告加会员向全场景商业逻辑转型已经成为必然。

咪咕自己的理想未来是通过内容、会员、电商、广告与品牌五大维度实现商业变现。

从眼前的女足亚洲杯来说,咪咕的试水显然不成功,因为在中国,女足依旧生活在情怀之中,根本就没有起码的市场生存能力。

很显然,中国体育直播平台的收费已经成为大势所趋,但是,短时间之内,这个市场依旧远远算不上是成熟。

从这一点来说,别说体育直播平台,连中超和CBA这样的低级别赛事资源,因为观众流失,都面临着不小的生存危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