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来自江苏的26岁在读博士姚莫,经历了现实版的《幸福终点站》。他原本打算在这里转机回国,但航班遭遇疫情熔断,因为没有申根签证,他也没法离开机场。

一位工作人员跟他打趣说,“只有电影《幸福终点站》的男主演汤姆·汉克斯,才能在机场中转区活下去。” 姚莫被迫滞留在法兰克福机场的18天,不像电影里那般充满戏剧转折,但他和电影中的男主一样,靠人与人之间最朴素的善意熬过了这段日子。

目前,姚莫离开了德国机场,选择了从泰国中转回国的办法。近日,记者联系上身处泰国的他,听他讲述了滞留德国机场的18天。

姚莫今年26岁,在江苏一所高校读博士,年初因事出国,回国时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遇到了困境。

1月29日早晨,姚莫乘坐的航班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按照计划,4个小时后,他应该乘坐汉莎航空班机从这里飞回国内。再过两天就是中国春节,他本来十分高兴,然而当他到达中转登机口时,机场工作人员突然把他拦下,告诉他:“先生,您所乘坐的航班因疫情遭遇熔断,被取消了。”让他更想不到的是,一段被迫滞留机场18天的生活正等待着他。

听机场工作人员说完,他马上打开手机查看网络购票,但没有找到任何从法兰克福机场飞往国内的航班。“没有回国的飞机,我又没有申根签证,就卡在了法兰克福机场,甚至都出不了中转区。”回想当时情景,姚莫无奈地说。

从早到晚,天慢慢变黑,姚莫始终没有找到回国的方法。他满机场地跑,不停地跟汉莎机场的工作人员交涉,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确定”,他逐渐焦虑起来。

时间临近深夜,找地方睡觉成了最大的问题。工作人员对他说,机场中转区有一个酒店,不用签证就可入住,但价格昂贵,一晚就要200欧元(折合人民币1400多元)。

姚莫实在没办法,贵一点总比睡大厅好,而且他还带着笨重的行李,实在不便,因此最终办理了入住。没想到房间也很小,只有10平米多一点,床很大,活动的区域非常逼仄,28寸的旅行箱打开都会挨到门。

当时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告诉记者:“奔波了一天,只想找个落脚的地方好好睡一觉。”

入住酒店期间,姚莫每次只续住一天,想着也许明天就能回国。一个人待在房间的生活是枯燥的,他一有时间就到机场服务台,询问是否有新增的国际航班,但总是失望而归。

因为经常去服务台询问,那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对他有了印象,有时候姚莫还没开口,对方就回答“还是没有航班”。还有工作人员跟他打趣说:“只有汤姆·汉克斯可以在机场中转站活下去。”

汤姆·汉克斯主演的电影《幸福终点站》,男主角前往美国纽约途中,家乡发生政变,他持有证件不被美国当局承认,被拒绝入境却又不能回国,在肯尼迪国际机场的中转区滞留了几个月的时间。

姚莫苦笑着,在我抱怨酒店200欧元的房费太贵时,他只能睡在大厅的椅子上、在卫生间里洗澡,靠为路过的乘客“打杂”过活,“好歹我还有张床”。

一位机场的工作人员还安慰他,曾经有人因为航班遭遇疫情熔断,在这里滞留了40多天。

转眼,中国人最注重的除夕到来了,但姚莫一整天都在忙着发邮件或打电话联系如何回国。那天晚上,他又一次失望而归,看到酒店前台贴的一张海报上面写着:“Chinese New Year 2022(2022年中国春节)”,他才意识到:“哦,原来已经是除夕夜了。”

这是姚莫第一次不在家过年,朋友圈都在晒年夜饭,他想起以前家里过年热热闹闹的样子,索性放下手机不再去看这些消息。

被困的日子里,机场的中转区域成了姚莫全部的活动空间,他突然被困,在国外并没有多少朋友,中国和德国有将近7个小时的时差,他想找国内的朋友说话也很不容易,“那个时候感觉特别孤单,而且越来越强烈。”

姚莫告诉记者,因为没有德国“绿码”,开始几天只能买三明治和面包解决吃饭问题。在那段日子里,姚莫遇到的许多来自机场陌生人的关怀让他心生感动。

终于拿到德国“绿码”后,姚莫可以进餐厅吃饭了,他连续去了两天,为此还认识了餐厅小哥,“他主动和我搭话,知道我的遭遇后拿出很多水果和零食给我,还让我下次再去。”

姚莫偶尔会在机场遇到中国人,只要一遇到就会主动上前打招呼,机场一名工作人员是位来自台湾的同胞,“我和他聊过几次,记不起大年初几,我在跟我爸打电话,他突然走过来,用国语对我说了一句‘新年快乐’,我当时心里觉得特别温暖。”姚莫说。

另外,姚莫所住的酒店也给他带来了一丝慰藉,他在酒店住到一周的时候,经理特意找到他,把价格降到180欧元一天,后来又降到164欧元一天、150欧元一天……还把他最后两天的费用免去了。

身处异乡的姚莫也得到了中国大使馆的帮助,工作人员帮他想了很多办法。“我把问题反映给大使馆后,很快便得到了工作人员的回复,有工作人员找到了我住的酒店,送来了方便面和生活用品,答应一旦有合适的航班,会马上安排我回国。”姚莫说。

为了打发那些无聊的日子,姚莫还启用了自己从没发布过内容的短视频账号,希望像电影中男主那样将生活过得丰富点。他把头像换成了汤姆·汉克斯,起名“机场生存日记”。

“拍了大概三四天,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视频被推上热门了,播放量也在噌噌地涨,那一天晚上不停地有人私信我,有人问我情况,有人要给我送东西吃,还有人要给我打钱。”姚莫告诉记者,送钱送物的都拒绝了,一方面是不好意思收,另一方面确实也送不进机场。

被许多陌生人关心着,姚莫心情也变得好起来。机场看到的一切都成了他拍摄的对象,晴天雨天、穿着红裙子的小狗、爱因斯坦的雕塑、摔倒大哭的孩子……说起机场生活18天的经历,姚莫最大的感受就是:“我觉得在这段时间,遇到了太多好心人,这个世界善良的人真的很多。”

姚莫从一名导游处获悉,可以从泰国中转回国。2月16日,滞留机场的第18天,姚莫终于登上飞往泰国的航班,他感觉离回国的目标又近了一步。目前,姚莫已经在泰国待了十多天,认识了一些朋友,偶尔还会相约吃吃火锅或者泰国菜。说起回国后最想做的一件事,姚莫说,得好好吃一顿正宗的中国菜。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