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认为,在新的国际资本市场市场环境下,A股和港股对中概股的包容性应该迅速增强,对其政策支持力度应该迅速加大。在海外一片风雨飘摇之中,一个强大的国内市场就显得愈发重要,A股和港股的稳定尤为关键。

2022年3月10日,道指收跌112.18点,跌幅0.34%,报33174.07点,回吐周三摆脱去年3月25日以来低谷的部分涨幅;标普500收跌0.43%,报4259.52点,而周三涨近2.6%,创2020年6月以来最大涨幅;纳指收跌0.95%,报13129.96点。

中概股普遍下跌,中概ETFKWEB和CQQQ分别收跌约9.7%和5.2%。纳斯达克100的四只成份股拼多多、京东、网易、百度分别收跌约17.5%、15.8%、7.3%和6.3%,创下在美上市以来的最大跌幅。

此外,贝壳跌近24%;爱奇艺跌近22%;好未来、富途控股跌近16%;B站跌超14%;蔚来汽车、高途教育、达达跌超12%;小鹏汽车跌9%;老虎证券、新东方跌超8%;阿里巴巴跌近8%;知乎、腾讯粉单跌近7%;趣头条、微博跌超6%;理想汽车跌近6%。

对此,英大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中概股的遭遇忧心忡忡。他说,一是表明从2021年开始,有多种迹象表明美股百年以来最大的泡沫爆破;二是美国股市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强大包容性急剧下降,金融资源排他行为日益严重,急需我们重新审视应对策略。

李大霄认为,在新的国际资本市场市场环境下,A股和港股的政策纠偏和支持就显得越来越重要,对其包容性应该迅速增强,对其政策支持力度应该迅速加大,才有能力容纳被美股排挤的中概股回归到A股和港股市场。

李大霄同时提出,税收政策(例如印花税和红利税)是否还有完善的空间值得研究,部分行业政策的纠偏还可以加快速度,对相关行业政策和金融支持力度还可以加强,发挥盈富基金再度出手和金融稳定基金的作用。

“中概股在大洋彼岸受挤兑越来越严重,我们应该在后方给它们更多的阳光和温暖,在海外一片风雨飘摇之中,一个强大的国内市场就显得愈发重要,A股和港股的稳定尤为关键。”李大霄如此呼吁。

五福资本创始人及CEO、特许金融分析师伍治坚介绍,在境外上市的中概股,大致来说有几种选项:退市私有化后重新上市、第二上市和双重上市。上市的地点既可以是港交所,也可以是A股主板或者科创板。

伍治坚说,对于想要“回家”的中概股,选择在港交所第二上市的时间和财务成本最低。如2018年8月的百济神舟,2019年11月的,以及2020年6月的和,选择的都是在港交所第二上市。

“特别是对于新经济行业的中概股来说,港交所有其独特的吸引力。这是因为,目前只有创业板和科创板和港交所一样,允许同股不同权。港交所能够吸引的融资量更大,其投资者结构更加国际化,并且主要以机构为主。港交所对中概股的回归持欢迎态度。”伍治坚说。

那么,一旦有大量的中概股回归,对国内的广大股民来说意味着什么?对此,在伍治坚看来,第一、回归港股的中概股,其估值很可能会更高。第二、股民的选择更多了。如果中概股选择回归A股,那么国内的股民可以直接投资;如果中概股选择回归港股,只要港交所同意将第二上市股票纳入港股通,那么国内的股民也将可以直接购买这些回归中概股。

中概股是中国概念股的简称,是指在海外注册和上市,但最大控股权(通常为30%以上)或实际控制人直接或间接隶属于中国内地的民营企业或个人的公司。目前境外上市的主要目的地包括:港交所、纽约证交所、、美国交易所、伦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东京证交所和法兰克福证交所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